校園一隅

職涯資訊專區

首頁 > 最新公告 > 職涯資訊專區

游美惠(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教授)系友專訪

刊登日期:2019-04-17  
友善列印

活動性質:系友專訪

專訪日期:2019.04.17

主角:游美惠(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教授)系友專訪

關係:本校學士班系友(1988年畢業;77級)

撰稿人:林佳欣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游美惠教授目前任職於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教授,平是都在從事性別相關研究,今日(4/27)特地抽空前來為本系碩士生進行專題演講,講述內容包括游教授目前進行的研究,以及社會如何建構出理想的愛情。游教授在演講過後也接受了本系的專訪,來聽聽看游教授在大學生活中是如何找到自己興趣,以及想好未來出路的吧!


Q : 當初是如何進到社會學系的?對社會學的第一印象是什麼(未入學前)


A : 當初自己填志願時,先篩選了不想選擇的科系,而社會學系是本來就有納入考量的,但老實說當時不知道什麼是社會學,因為那時的高中教育並沒有教什麼是社會學,但幸運的是這樣誤打誤撞進到社會系之後,發現自己喜歡這個學門,也唸得很有興趣,所以算是因緣際會之下進到社會學系。



Q : 畢業後,對社會學的認知又是什麼?對自己有什麼影響?


A : 社會學的思維及想像力是很有力量的,可以幫助我們看清與深入剖析社會的現象以及人們的日常生活經驗,對我來說念社會學真的是「唸對學科了」!

而後來在師範院校任教,接觸了很多教育工作者,他們教育學的背景與我社會學的背景很不一樣,我反而能藉由社會學訓練提供一些獨到的觀點、視野,以及觀察發現,因此我也常在思考該如何將社會學融入到教育領域當中,讓更多學生培養社會學的視角。



Q : 在大學時印象最深刻的老師? 在大學時印象最深的課?


A : 印象中,在大三修課的時候遇到了徐宗國老師、侯崇文老師、蔡明璋老師等,這三位老師的課當時給我很大的收穫,也幫助我順利考上清大的社人所。



Q : 在大學生活中有何有趣的事?


A : 印象最深刻的是,因為當時徐宗國老師上課蠻嚴肅的,所以很多學生都不太會去選她的課,有一次竟然只有我一個人選修她的課,而也沒有停開課程,因此我就這樣跟老師上了整學期一對一的課程,每次上課都覺得收穫滿滿!

另外,在大學四年之中也有參加很多的社團活動,例如:舞會、營隊、擔任志工等等,也跟學長姐們組成社會學理論的讀書會,不管在學校課業或課外外活動我都盡量參與、力求表現,不會侷限自己只在校園內活動,整個台北市我都走透透。



Q : 畢業後,最懷念學生時代的什麼事?或是現在最羨慕學生什麼?


A : 兩個方向,一個方向是「把握年輕的歲月」,盡情去探索自己、嘗試新的事物,跟不同的同學一起相處玩樂,開展自己包容差異的視野。

另一個是,跟學長姊組成讀書會一起唸原文的社會學理論,利用那段時光充實的吸收大量知識,這是在出社會之後比較沒有辦法花時間專心一意去做的事,因此現在想起來會覺得蠻好的。



Q : 有沒有什麼學生時代後悔的事?後悔沒做或是後悔做了?


A : 因為大學生時間還蠻多的,我會覺得如果當時有把英語之外的第二外語學好,對未來會很有幫助,現在想起來會覺得有點後悔。



Q : 是如何找到現在這份工作的?


A : 我在法商畢業之後進了清大社人所,畢業之後我有一年當助理同時兼課當講師,之後就到美國唸書,念完社會學博士回來後一開始想到社會系任教,但當時社會系沒有教職的機會,後來因緣際會到花蓮師院的多元文化教育研究所,待了三年半後,因為家庭因素就轉學到高師大的性別教育研究所,我自己覺得蠻好的,因為性別研究本來就是我的專長。



Q : 在學時,是如何找到現在就業的方向?


A : 在大學時期受到啟發後,覺得社會學很有趣,因此就很確定自己要繼續念社會學研究所,且未來想從事學術研究。



Q : 出社會,遇到最困難的事?


A : 其實很多耶~ 雖然大家會以為學術界很單純,但其實也沒那個單純,跌跌撞撞這些年來,其實也一言難盡。一開始剛進師範院校時,因為自己不是師範院校畢業的,多少會被排斥;而在職場裡頭性別的權力關係其實還是存在,所以還是蠻辛苦的,沒有什麼一帆風順的。但隨著年紀越大,很多事情就能雲淡風輕了!哈哈。



Q : 是否會繼續留在這塊工作領域耕耘?


A : 會繼續從事性別教學與研究的工作,因為自己很喜歡專心一意從事性別研究與教學。



Q : 對社會系的學弟妹的建議?


A : 不要害怕自己處在邊緣的位置,很多時候這些因為處在邊緣而產生的視角,能給予我們更多的養分,也有更多的時間去揣摩、思考自己要往哪裡走,若是處在主流的位置很多事都會被認為是順理成章,反而失去了自我探索的機會。



Q : 其他想要跟學弟妹分享的?


A : 當時的法商社會系並不像台大社會系那樣是主流,但後來出去闖蕩後,發現自己的表現並不會比台大社會系出來的同學差,在大學期間,周圍有很多老師可以幫助我們,只要我們一步一腳印去做,還是會被看見、會被肯定。我覺得我一直以來都不在核心,不管是大學、博士班,都不是在明星學校,但只要對自己從事的工作有熱情且願意努力,還是可以表現得很出色,因此並不一定要擠到主流位置。